本文引用自scottiliao - 只要卿在,今生,無別事

夜雨,清歡。

夜闌,雨驟。

半支煙,清音一曲。

我就這樣坐在夜的幽暗裡,聆聽雨水急促的呼吸。

那些忽遠忽近的記憶,慢慢淋濕。

妳的樣子,模糊了,又清晰。

此刻,妳居住在沒有我的城市裡。

而我,悄悄在我的文字中蟄伏下來,安靜的想妳。

 

文字,可繁,可簡。

心情,或濃,或淡。

 

親愛,妳可知?

我不畏塵世的喧囂,獨懼回頭尋不見妳的身影。

幾時得與妳耳鬢廝磨,幾時得與妳執手相望。

我必定,忘了等待的孤苦,來路的艱辛。

 

七月的夜雨,沾染了我快樂的潔淨。

我依舊在心底,留一塊透明。

那是清歡。

獻給妳,我的摯愛。

是的,清歡。

這伴我尋妳三生,一路行來的執念。

那麽素,那麽喜。

 

妳,見過七月荷嗎?淡定,致遠。

靜靜的搖曳,遠遠的暗香。

那,便是一場透明的思念,一場念念不忘的清歡。

或許,是我固執的把思念想成一朵花。

安靜地,對著它微笑。

這乾淨,細緻的時光,真像一闋宋詞。

偪仄有聲,滿心歡喜。

恍惚間,醉了心,入了夢。

妳迴眸凝視的眼波,瀉成一池碧綠。

而我,在妳沉沉的目光裡,心葉舒展,漸向清圓。

 

卿不見外洲客,長安道,一回見,一回老。

日月綿長,老去的,豈止年華。

還有,那顆塵埃落定的心。

這樣也好,那麽安逸,那麽妥貼。

心老才淡,不是嗎?

我們要的幸福,恰是一程山水一程歌的自在清歡。

 

親愛,請留一塊透明於心底。

等我,安靜地靠近。

等我,

將蓬鬆的心情和鬍髯捋起。

陪妳,佇立窗前,眉目沐風。

只要卿在,今生,無別事。

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誰坐在思念裡

誰坐在思念裡。懷抱吉他。

輕掃琴弦。彈夜汩汩。

蟄伏在自己的季節。我忽略了四季的轉換。

今夜。誰的吟唱打開我柔軟的傷 

聽見。

 一只落單的寒鴉。怎樣拍打著翅膀劃破寂靜。

 聽見。

 一顆寂寞的流星。怎樣決然墜落在妳的琴弦。

 聽見遙遠的風。帶來雪的消息。

 一個人的冬天。

 在雪落無聲的時候蘇醒。

 我隱隱作痛的心。如何拒絕這六根弦的摔打和彈撥?

 注定。在這一夜的琴弦飄雪上走失。

 好吧。且讓這顫抖的琴弦拉緊冬夜的冷和疼。

 好吧。且讓我靜靜的走回到過去。

 整整一個冬天的痛。在一場大雪里失憶。

 看時間一頁一頁翻開。自我最貼心的衣袋,掏出妳的名字。

 反反覆覆。反反覆覆。

 用這個名字的溫度。熨燙我的孤獨。

 一個人的冬天。

 還有什么比回憶更容易破碎。

 妳那里下雪了嗎?

 我蒼白如雪的思念。

 無法想象。一粒種子如何在凍土里抽芽吐葉。

 綻放整個季節的蔥綠。

 那只落單的寒鴉。撲棱著翅膀。抖落一樹的雪花。

 樹下幾片殘葉。可是妳循我而來的足跡?

 正被一瓣瓣的雪花,以淚掩埋。

 一個人的冬天。

 懷抱著妳的名字。

 反反覆覆。反反覆覆。

 用這個名字的溫暖。割傷我的脆弱。

 誰坐在思念里。懷抱吉他。

 在遙遠的風里歌唱。

 像風一樣。唱著歌。

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文章標籤

    胡子 思念

    全站熱搜

    lichen194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