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300年前的台灣

 

 

 

 

 

003(大)

 

 

 

 

 

 

遇見300年前的台灣 - - 稗海紀遊  

原文 2009/01/23 22:31 張貼於 yahoo 部落格

 

 

【遇見300年前的台灣 - - 稗海紀遊】,乃清朝初年一位官場不得志的小官員郁永河所寫的台灣遊記。

1696年福州府的火藥庫發生火災,把庫存五十萬斤火藥都燒光,郁永河因此奉命渡海來台灣採買硫磺提煉火藥,再運回福建。1697年二月他從廈門出發,歷經四天航程到達府城(台南),接著以一個月的時間沿著台灣西岸走陸路到淡水,以七尺布換一籮筐硫磺礦土的方式向北部23社的原住民購買硫磺,並雇用六十餘名工匠提煉火藥。1697年十一月順利完成任務回航返家,這趟冒險到北台灣未開化之地的旅程,對52歲的郁永河來說非常艱辛,所以回到福建猶如刼後重生。

「稗海紀遊」詳實記載沿途所見,尤其從台南以一個月時間搭牛車到淡水這段路程,讀著他的遊記彷彿回到300年前的台灣,例如他寫著:台中附近是「野番常伏林中射鹿,見人則矢鏃立至」;花東地區是「苦野番問阻,不得與山西通」;中央山脈是「自洪荒以來,斧斤所未入,野番生其中,巢居穴處,血飲毛茹者,種類實繁」,而其目的地淡水地區更是「人至即病,病輒死」。

沒想到吧!這就是你我居住的台灣,才300年前而已耶,很有趣對不對?

接下來就節錄書中幾段記實和大家分享:

 

 

【壹】

三百多年前的航運安全不若現在,動不動就有沉船之慮,所以從台南到淡水這段郁永河決定改走陸路,但治煉工具仍須以船運載,結果往淡水途中就沉没一艘,這是存活者描述的當時狀況:

沒多久風刮得非常強勁,因為船舵材質不佳不耐用,硬操作的結果舵牙斷了三根。狂風中有千百隻蝴蝶繞著船飛舞,船家認為不吉祥。到了申刻(下午四時左右),風勢稍緩,飛來幾百隻黑色的小鳥停在船上,趕都趕不走,水手都說是大凶的兆頭;燒紙錢禱告也不離開,甚至用手撫摸,始終不肯走,反而對人呷呷叫,好像有什麼話要說的樣子。過一會風更強,船快沉了,向媽祖擲笈禱告,祈求船隻平安,沒獲同意;再祈求保命,得到吉筄。自行拋棄裝載貨物的三分之一。到二更(晚上十點左右)遠遠看到小港口,大家很高興能僥倖活命。

 

 

【貳】

300年前台灣對清朝來說可是一片樂士,所以郁永河寫著:

台灣土質適宜農業,莊稼收成是內地的好幾倍,另外還種甘蔗製糖,每年產值五、六十萬兩,商人收購了用船運到日本、呂宋等國貿易。還有米、穀、麻、豆、鹿皮、鹿肉乾等,運往各地約值十幾萬兩,因而台灣地區每年入超七、八十萬兩,怎麼不會越來越富有呢?經商的人到海外各國貿易,錢財不會匱乏。人民富有而土地肥沃,還位於四通八達的大海中,因此內地的民眾,背著小孩、車軸相接,都願意出海到這裡來。

 

 

002(大)

不知之前為何有人會對橫向的台灣地圖有意見?荷蘭時期的台灣地圖就是橫的啊。

 

 

 

 

 

【參】

老一輩台灣人總喜歡誇說日據時代治安多好,但在郁永河的遊記可發現,其實300年來台灣的治安一直都很好,不止是日據時代,所以別被那些親日派騙了。你看,這是郁永河寫的:

從鄭成功治理台灣的時候,所制定的法律相當嚴厲,凡犯了通姦或偷竊罪的都不原諒;曾經有偷砍民間一根竹子的,馬上被斬首。人民經過這樣的嚴厲統治後,到現在還有路上不撿拾別人掉落東西的風氣;市面上各種貨物露天堆置、擺在店門之外,就是沒人敢偷。

 

 

【肆】

下面三段分別描述郁永河旅程裡所經歷的狀況:

(嘉義、雲林)所看到趕牛的原住民,都是渾身刺青,背上盤旋著鳥翅膀的圖樣,從肩膀到肚臍是斜銳角網目的纏繞花樣,兩臂各是人頭的形狀,斷頭的樣子非常猙獰可怕。從手腕到肘部,層層戴著好幾十副鐵製的手鐲,還有人特地把耳朵撐得大大的。

從竹塹到南崁的八九十里路,沒看到一個人、一間屋子,想找棵樹遮蔭也沒辦法;只好在地上挖洞,用瓦盆燒飯,在大太陽下用溪水澆淋解暑,解決一餐。一路上碰到各種鹿、獐等成群結隊走,數量很多,放出獵犬獵獲了三頭鹿。

從台灣府(台南)到這裡(淡水),一共在大熱天裡走了二十天,渡過大小溪流九十六條;至於深溝、大坑、高坡、懸崖,算都算不清。走在平地上,眼中所看到的全都是長得非常茂密的野草,又硬又高的草叢比頭頂還高。草葉的末梢割傷臉和脖子,蚊子和蒼蠅隨著附上肌膚叮咬,趕都趕不走。大太陽又在頭頂曬著,脖子、背上的皮膚好像要裂開來,這些就已經是人世間少有的苦頭了。

 

 

001(大)

荷蘭人畫的台灣原住民,和郁永河所描述「戴著幾十副鐵製手鐲,把耳朵撐得大大的」完全相符。

 

 

 

 

 

【伍】

終於到達淡水,三百年前台灣最繁榮之處在台南,而北部仍只是「人至即病,病輒死」的蠻荒之地,所以郁永河又寫著:

到達目的地(淡水)之後,茅屋四面牆壁原該是用磚瓦蓋的,卻都以茅草替代,因而強勁如箭的風從四面吹進,躺下來一直都能看到天空。床舖上還長青草,才拔掉又立刻長出來。下雨時,屋內像鬧水災,雨停後鞋子浮到床上,這情況整整有十天。蟬鳴和螻蛄叫聲不斷在床下激烈地響,潮水則經常漲到台階前面。

雞籠、淡水等地方的水土很糟糕,一般人到了那邊常會生病,病了往往就死了。衙門裡的胥吏、伕役一聽說要被派往雞籠、淡水辦事,都痛哭流涕悲傷嘆息,好像要到沒人去過的蠻荒之地;水師官兵慣例春秋兩次換防,都認為能夠生還就算走運。

(所以台北人不要太得意啦,有時也要回頭看看歷史哦……嘻!)

 

 

【陸】

據郁永河所述,原來300年前雲南、廣東就有吃檳榔的習慣了,而且他還建議可將檳榔和椰果一塊嚼食,趕快請身邊會吃檳榔的人試試看吧!

台灣檳榔的形狀像羊棗,勁道不強,比起雲南、廣東產的差很遠。椰子的果實好像一顆球,剖開可以作為容器,其中大約有一碗量的椰酒,果肉附著在椰殼內,可以與檳榔一塊嚼食。我喜歡這兩種樹的樣子:只有樹幹而無枝條,亭亭直立,葉子好像鳳凰的羽毛,樹冠搖曳生姿。

 

 

【柒】

這是郁永河形容當時的台灣老人、女人及男人:

老人頭髮白了,就不穿衣服,蹲坐或走來走去,鄰居的婦人都不迴避。頭髮像亂草,用水邊的青蒿當香草,每天採來綁頭髮,蝨子在上面爬來爬去。

偶爾有年輕的婦女頭髮擦油,頭髮分成兩股盤起來,也滿有風致,不過因為是用鹿油的脂肪當髮油,腥味很重難以靠近。

男人特別崇尚大耳朵,十來歲時,在兩耳的耳垂中間和打一個洞,用竹枝穿過,日漸換更大的,有大得像盤子,直到垂肩,甚至有碰到前胸的。不管年紀大小都不留鬍鬚,連身上各種毛髮都剔得精光。

讀完郁永河筆下台灣300年前的男人,讓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原來原來….台灣人也會將耳垂打洞然後撐得很大很大。前年我在肯亞看到馬賽人懸著及肩的耳垂時,還覺得真是人間奇觀,沒想到300年前的台灣人更甚於非洲人,耳垂竟可撐到觸及胸部!

 

 

【捌】

這是郁永河形容的台灣原住民:

而未開化的原住民經常跑出來搶劫擄掠,幹完了又回老巢,沒辦法追蹤接近。他們殺人往往砍了頭帶走,回去煮熟了,挑去筋肉留下骨頭,塗上紅白顏料擺在門口,同族人看門外頭骨的多少,決定地位的高下。

所以當時來台灣旅行是很危險的,他在文中還寫著,有人閒閒沒事在家裡坐著,就不知何處飛來一隻箭,還好沒被射到,不然就被「獵走人頭」了。

PS:原來被獵走的人頭要煮熟挑去筋肉才能陳列出來!這我倒從沒想過呢。毛骨竦然中……

 

 

【玖】

郁永河歷盡艱苦才從廈門航行到台南,在台南遇到官府的老朋友時欣喜若狂,你知道他們平常的娛樂是什麼嗎?

他沒想到我會突然來到海外,以為從天而降;而我在異域能碰到舊交,更是特別高興。沒一天不互相拜訪,比在福州的時候更加親近。這段時間經常在一起寫字作畫、比賽射箭、吟詩唱和、作投壺之戲等等活動;有空時就評論古今史實,共賞奇文、討論其中疑點;還找來《台灣府志》,探究本地的形勢,互相參證推論。

300年前台灣人在獵人頭煮熟挑去筋肉時,清朝官員卻在寫字作畫、比賽射箭、吟詩唱和、作投壺之戲、評論古今史實,真是有趣的文明對比。

 

怎樣?這本遊記很酷吧!是300年前的台灣遊記,不管從歷史或旅遊角度來看都彌足珍貴,而且本書已將原來的古文內容譯成白話文,並附上詳細註解及補充說明,閒暇時信手翻閱倒也趣味十足。

, ,

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全站熱搜

    lichen194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